王老吴

@用户0706

【喻王】撞鬼道士(二)



(一)


4.

医学系的课相对于其他专业结束地较晚,上完解剖课,天已经完全黑了,王杰希拿出手机,上面显示着一条喻文州一小时前发来的消息。

——杰希,今天晚上似乎会降温,记得早点回来。

——抱歉,刚刚在上课没回复。现在下课了,正在往回赶。

回完消息,王杰希从包里拿出一件外套,是今天早上出门时喻文州硬塞给他的。当时他还觉得没必要,现在刚一走出教学楼大门,他已经感受到了凛冽的寒风。

“这气温降得也太快了!白天不是还有大太阳么?”方士谦抱着胳膊从王杰希身后走出来,看到他拿在手里的外套两眼放光,“老王,分一半给我呗。”

“不好意思,”王杰希果断拒绝,“我的号你也穿不下。”

“别6年不见就对我这么冷淡啊,刚刚发短信的时候你还一脸微笑呢。”方士谦搭上王杰希的肩,八卦道,“老王,你说你好好的宿舍不住,干嘛非得去外面租呢?金屋藏娇?”

“6年不见了你怎么还爱满嘴跑火车?”王杰希表示很无奈,方士谦是他的青梅竹马 ,比他大了1岁。俩人从小就一块儿长大,后来因为方士谦他爸工作的原因,他们全家搬到了F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辍了一年学,现在和王杰希一样刚读大一。

见方士谦自顾自地猜着,从金屋藏娇猜到生化武器,越来越离谱,王杰希及时制止了他,“你真想知道怎么回事?”他冲方士谦勾勾手指,神神秘秘地说道,“因为我撞鬼了。”

“撞鬼??”方士谦一听,乐得哈哈大笑,“你还能撞鬼?鬼见到你那大小眼都被吓跑了好么!”

“不信就算了。”王杰希倒也不认为方士谦真的会相信,他拍掉方士谦搭在他肩上的手,说道,“我先走了,回聊。”

“哎,等等!”方士谦从后头追了上来,“金屋藏娇的嫌疑还没洗清,所以……”他郑重其事地宣布道,“今晚我要上你家吃饭!”

就是想蹭饭吧……王杰希无语,只希望这人到时候见了喻文州,能不要太过惊讶。

 

5.

俗话说得好,好奇心害死猫。方士谦觉得自己现在就是那只猫,如果能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对不会跟着王杰希回家。

据王杰希所说,从学校到他住的地方,走路也就不过15分钟,但是他们现在已经走了快半小时了,却还在学校附近的一所废弃工厂转悠。想打电话,然而手机却显示无信号。

“王杰希……这个工厂我们是不是已经经过3回了?”方士谦的声音有些颤抖,“你看,这树上还有我刚刚刻的记号。”

“嗯,”王杰希也感觉到了不妙,“听说这工厂之前发生过火灾,死了好几个人。”

“都这种时候了你还吓人!”方士谦又气又怕,推了王杰希一下。他做了几下深呼吸,想要掩盖一下害怕的情绪,却不想瞥到远处一块石头边,有一个模糊的身影。

“老王,你看那边……是不是有个小孩子?”方士谦的脸色有点发白,“我怎么觉得她正在向我们靠近?”

王杰希顺着方士谦的视线望去,果然看到一个小孩低着头默默向他们走来。虽然是个小孩子,但他的步伐却异常地大,速度也是极快,转眼就到了他们跟前。

“跑!进工厂!”王杰希当机立断,扭头就往工厂的方向跑去,“先找个掩体避一下!”

“那不是进了大本营么?”方士谦质疑道,但眼下也给不了他太多的思考时间,他嘴里骂了声娘,也跟着跑了过去。

只是那工厂看起来近在眼前,跑了才发现路程原来那么远。风从方士谦的耳边呼呼地刮过,他感受到后面有什么东西正在追赶着他,阴冷的窥探视线一直在他身后挥之不去,冰凉的感觉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方士谦咬咬牙,憋着一股劲,一鼓作气地冲到了工厂门口。

一进工厂,方士谦便把大门牢牢锁住,门外的不知名生物“砰”地一声撞在门上,没能进来。方士谦觉得不保险,又从一旁拖来两张破旧的板凳和几根铁管,紧紧架在大门前。

做完所有这些,他才气喘吁吁地坐倒在了地上,“老王…接,接下去我们该怎么办?”

但是没有人回答他,只有无尽的黑暗和沉寂,慢慢笼罩在了这座工厂上。

“王杰希?”见他没反应,方士谦转头望去,王杰希坐在阴影里,散下来的头发挡住了半边脸,让人看不清表情。

“你说句话啊,别吓人呐……”方士谦磕磕巴巴地说道,也不知道是冻得还是吓得牙齿直打颤。他突然感到了不对劲,太安静了,安静地有些诡异,明明之前门外还有猛烈的撞击声,此时也消失得一干二净。

方士谦见王杰希没动,走过去轻轻推了下他。然而刚碰到王杰希的手,就感到这手滑腻冰冷,一点也不像是活人,反而……

方士谦不敢多想,急忙后退一步,却觉得头晕目眩,头皮发炸。而工厂内的“王杰希”,则缓缓抬起头来,他的半边脑袋凹陷,另半边血肉模糊,此时正咧着一张残破的嘴冲方士谦无声大笑,然后向他扑去。

一瞬间,方士谦的眼前陷入一片黑暗。

怎么回事……在黑暗中,他动了动胳膊,又摸摸脑袋,零件整齐,毫无损失。那模仿王杰希的鬼已经消失,可是他所在这一片的黑暗,却又走也走不到头。

这时,他又听到有人在他耳边模糊地说着“心若冰清,天塌不惊。万变犹定,神怡气静”。这几个字越来越清晰,直传入方士谦的脑中,他看到前面突然出现一缕光,于是加快脚步奔了过去。

“啊——!”方士谦大喊一声,从地上坐了起来。他茫然地眨了眨眼睛,看到王杰希就站在他一米远的地方,刚松下的一口气瞬间又提了上来。
“你没事吧?”王杰希看他脸色惨白,“刚刚一进工厂你就晕倒了。”
“你…是人是鬼?”方士谦显然还没从梦里回过神来。
“是鬼。”王杰希没好气地白他一眼,“一会儿我还要吃了你。”
方士谦又观察了一会儿才放下心来,他拍拍自己胸口长舒一口气,“老王,我发现你的大小眼顺眼多了。”
王杰希没有理他,只是紧紧盯着那扇门。外面的撞击声还在继续,大门看上去摇摇欲坠。
方士谦这才看到王杰希脸色很差,嘴角带着一丝血迹。
“你嘴边的血是怎么回事?”他问道。
“为了画符。”王杰希说。
“你还会画符?”方士谦吃惊道,“那刚刚在我耳边念咒的也是你?”
“嗯,”王杰希点点头,“刚学的。” 

 

这画符和念咒就是几天前喻文州教他的。

距离喻文州搬过来和他一起住已经过了整整一周,期间喻文州担心再发生之前的事,便提出要教他道法。

念咒很简单,只要心诚且静就行。但是画符,起初王杰希认为这不过寥寥几笔,轻而易举,等到真的上手之后才发现画一张符真是耗力伤神。通常一个小时,他只能画出10张。

但是喻文州却对此十分惊讶,“画符需要注入心血。通常普通人画符,一般半天也就出来几张。像我这种天赋极高的才能落笔成符。你一小时就有10张,已经很不错了。”他的话说得意味深长,“杰希,你也是有天赋的,不如…”

“抱歉,”王杰希对于喻文州这种夸奖别人还要顺带夸奖一下自己的谬赞是不放在心上的,更何况他也知道喻文州的那点小心思,无非就是和他一起遁入道家,学习道法,于是便干脆地拒绝了。

喻文州笑笑,倒也没有坚持,只是继续讲解,“画在黄纸上的符是最有效的,当然危急关头可以以手代笔,在任何地方画符。想要加强符的效果,可以咬破嘴唇,沾上一滴血作符。因为嘴是人呼吸的地方,生气最足。”

 

王杰希这次出门是带了符的,只是刚刚在拖延厉鬼的时候用完了。跑进了工厂后方士谦突然晕倒,这扇大门也不牢固,他只能咬破嘴唇,取血作符。可是这也坚持不了多久了,寻常人是看不到符的,但是作为画符人,王杰希是能看见的。原本完整连贯的笔画上,在撞击下也慢慢开始出现裂口,马上就要被击碎了。

“怎么了?”方士谦见王杰希的表情越来越严肃,原本放松下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这门……还能顶多久?”

“顶不了太久了……”王杰希摇了摇头,又快速在地上画下一道符,“一会儿我去开门,然后你就……”

话没说完,门外突然传来一声重物坠地的闷声,紧接着又是一阵厉鬼的尖叫,持续了好长时间才慢慢归于平静。

王杰希若有所思,小声对方士谦说道,“你在这儿别动,我去外面看看。”

他站起身,缓缓地挪动到门口,正准备打开门,门就自己开了。门外喻文州提着那把桃木剑,左手用力地扒着门框,眼神脸颊上的冷汗顺着脖颈往下滴,明明还是那天那套装备,这次王杰希愣是看出了一股肃杀之气。

“文州?”王杰希小心地问道。

喻文州看到王杰希额头上附了一层密密的细汗,嘴角带了一抹殷红,衬得他整个人像是白玉砌成,让人晃了心神。

直到王杰希又喊了几声“文州”他才回过神来。

“杰希,你没事吧。”喻文州定了定神,表情恢复到了常态,他走过去扶起王杰希,将他身上的灰尘掸去。

王杰希向他道了声谢,问道,“我没事,倒是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怕你有事,”喻文州伸手抹去王杰希嘴角的血迹,“所以我来接你了。”

“咳,”在一旁被无视了好久的方士谦忍不住咳嗽了一声,虽然我知道你们氛围很好,但能不能看看场合啊?

由于刚刚喻文州来势汹汹,还把厉鬼给收了,让他在方士谦的心里不禁高大了几分,他诚惶诚恐地向王杰希询问道,“这位大师是谁?”

“他就是你说的那位'娇'”王杰希斜睨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

“额…”方士谦词穷了,干巴巴地吐出一句话,“这位…这位兄台真是好生威猛,与我们老王正好相配!”

喻文州:…你们在说什么为什么我一句也听不懂???

 

6.

刚刚经历了漫长的鬼打墙事件,喻文州说要给他俩去去晦气,于是方士谦打消了马上回家的念头,到头来还是跟着一起去了王杰希的家。

“文州,”短短几分钟,方士谦对喻文州的称呼从“大师”到“喻道长”再到“文州”变化了三次,他颇有兴趣地问道,“你也教我几招呗,下次遇到了我也好化险为夷。”

喻文州听后感叹了一声,对王杰希说道,“你看看人家,多积极啊。”

“再积极也没用,”王杰希从口袋里摸出钥匙插/进锁口,“他没我有天赋。”

“你……”方士谦气结,嚷嚷着要和王杰希一较高下。王杰希没理他,打开了锁后便推门而入。

然而进去后他却看到了一个赤身裸体的金发男青年坐在他家的沙发上,嘴里塞满了薯片,手上还抓着满满一大把。

王杰希:“……”

他想要退出屋子再试着开一次门,但显然方士谦也看到了,他欲言又止道,“王杰希,6年不见,你的口味怎么越来越奇怪了?”

王杰希丢给他一记白眼,刚要开口说话,那边的金发男青年也看到了他们。他直接从沙发上跨了过来,熟稔地搂住王杰希道,“大眼儿,你可总算回来了,我快饿死了,快点做饭吧!我想吃昨天吃过的酱肉丝!”

“……有话好好说,”王杰希有点头疼地别过了脸,“这位…黄同学,你能不能先别让你那东西贴着我的腿?”

其实在看到那头金发的时候,王杰希的心里已经有了想法。等到后面再看到那人不像常人一般翠绿的眼睛和所说的话时,他完全可以肯定,这个人就是那只一直跟在喻文州身边的黄雀了。姓甚名谁他不清楚,总之,先假装他姓黄吧。

王杰希想通这点,无奈向喻文州看去。喻文州也很无奈,他只能开口道,“少天,别吓到人家了,先变回去。”

听到这话,被叫做少天的金发男青年不满地嘀咕了几句,最终还是变回了黄雀,扇着翅膀飞到了王杰希的头上。

“我饿了。”变回黄雀后,青年的声音变得像小孩一样,他奶声奶气地向王杰希撒娇,“好想吃饭。”

“我这儿有零食,你要么?”经历了撞鬼之事,方士谦对于人变鸟鸟说话这种事已经见怪不怪了,他现在只觉得那黄雀还挺有趣的。

一听到有零食,黄雀立马抛弃了王杰希,飞到了方士谦的手上。见方士谦和黄雀在一旁聊得投机,喻文州才得空向王杰希解释。

那黄雀名叫黄少天,原本是在喻文州师父身边的。早些时候喻文州的师父云游四海时碰到,觉得这黄雀颇有灵性,便收了作为灵宠,天天在他身边教授道义。得到了道法传授的黄雀经过日日熏陶,终于在喻文州8岁那年,得以成人。那时他也化作的也是个小孩,和喻文州一起长大,此次喻文州来了F市,他也一同跟了过来。

“杰希…”喻文州委委屈屈道,“我不是有意想瞒你,只是还没想好告诉你的时机。”

“没事,”王杰希听了后倒是无所谓,“他是你朋友,而且也救过我,就当是养了一只宠物鸟吧。”

见王杰希并不在意,喻文州松下一口气。他又看到王杰希的手掌正在流血,应该是刚刚不小心割破的,于是便拉过他的手,小声地念了几句咒语。

王杰希看到喻文州念完咒语后,伤口正在逐渐缝合,虽然还有一点疤痕,但已经不流血了。

“这是止血咒,”发现王杰希询问的眼神,喻文州解释道。

王杰希也是这时才发现喻文州脸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没有疤痕,堪比韩国整容。

“既然有这个,当初我帮你处理伤口的时候为什么不说?”王杰希想到那时候自己还挺愧疚地帮人包扎伤口,脸上就有点发热。

“嗯……”喻文州的眼神又开始飘忽,“那个时候不是没想到么……”而且除了师父,也没人这么关心过我了,喻文州没把这话说出口,只是眼睛还一眨不眨地看着王杰希。

一时间,俩人你看我我看我,都没有说话。

“咕——”

就在喻文州想着怎么打破这个沉默的气氛的时候,他的肚子倒是先开了口。

“有点饿了。”喻文州摸摸鼻子,迅速收回了目光。

“今天又辛苦你了,”王杰希也移开了视线,“我去做饭。”

 

只可惜喻文州目光收的太快,没来得及看到王杰希离开后红透的耳垂。







因为是以老王角度写的,所以喻总出场可能有点少……我保证以后肯定会多的!!


评论(14)
热度(165)

© 王老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