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吴

@用户0706

【2H喻王】尚未得知


1.

“杰希,请和我交往吧。”


……


说错话了。

因为分神把内心想法不小心说出口后,喻文州追悔莫及。

自己确实是有这个意思,只不过他还是想再等等。再等个三五月,感情应该也升温了,到那时再把王杰希约出来吃个烛光晚餐,如果气氛合适,就顺势告白。王杰希是个会读空气的人,就算不能马上答应,也不会一口回绝他。

总之不管怎样,也不会是现在这个状况。

两人出去吃了大排档刚回来,手里还拿着喝了一半的啤酒,脚上随随便便踢踏着一双人字拖,怎么看怎么都不浪漫。


天要亡我。

喻文州内心十分悲愤。



2.

王杰希和喻文州的相识源于一场意外。


“哎,你好,同学。搭把手,帮个忙呗。”

被老师委托去体育馆拿器材,奈何东西很重、又多,喻文州一个人实在无法搬动。下午天气闷热,偏僻的器材室附近空无一人,好不容易看见对面有人经过,喻文州赶忙上前,抓住了他的衣袖。

被不知姓名的陌生人拦住后,男生也只是微微愣了下,目光扫过去看到堆在一旁的器材,便干脆地点头道,“要搬去哪儿?”

得救了。

喻文州一边道谢一边将器材匀过去了一点。鉴于对方是来帮忙的,他有意地将多数器材留给了自己。只是那男生似乎没有领会到喻文州的意思,自顾自地将多数的那部分抱在了自己怀里。

他还贴心地将剩下的那小部分整理好,递给了喻文州。

“走吧。”一切整理完毕,男生对喻文州说道。


喻文州很纠结。

他明明只是想找人帮忙,结果却是来帮忙的人承受着大部分的重量,自己反而轻轻松松毫不费力地跟在后头。

虽然还在春分,但是午后阳光灼热,刺得人睁不开眼。喻文州觉得更愧疚了。

为了让气氛更融洽一些,他想了想,决定开口说些什么。

“累不累?”他快走几步,追到那男生身边,“要不我和你换一下吧。”

“不用。”男生摇了摇头,之后便又沉默了下来。

太尴尬了。

喻文州在心里感慨,继续说道,“天气真热,你口渴吗?作为感谢一会我请你喝水。”

“还行。”男生没有再吝啬自己的目光,第一次转过头与喻文州直视,他问道,“你口渴了?”

不,我也不渴,喻文州心说。但如果就这样说出口,话题又会被中断,他只能哭丧着脸装作可怜的样子说道,“是啊,如果能有什么东西润润嗓子就好了。”

“恩……”男生哼着鼻音拖长了语调,若有所思,却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的意思。

不过好在喻文州擅于沟通,对谁都能说上几句话。

一直到了教师办公室门口,两人之间的气氛也逐渐活络了起来。


“同学,谢谢你了。”将东西卸下,喻文州拿出纸巾擦了擦汗,也给那男生递了一张。

“不用客气。”男生接过纸巾,倒没有急于使用,反而从口袋中拿出了一颗糖,塞进了喻文州手里。

“润喉糖。”他指了指自己的喉咙。

“呃……谢谢。”喻文州一头雾水,搞不清楚那男生的意思。然而他刚想开口询问,旁边风风火火冲过来一人,把他拉到了一边。

“文州,我刚还去器材室找你来着!听老师说那些东西还挺重的。”

“少天。”看清来人,喻文州笑道,“我已经搬回来了。”

黄少天围着那堆器材走了一圈,拿起一个哑铃放在手里掂了掂量,狐疑道,“这么多东西,你一个人搬得动?”

“正巧碰到有人经过,就是那位同学帮我……的……”

喻文州回过头,想要介绍那男生给黄少天认识,却发现他已经先一步离开了。

“明明刚才还在这儿的。”

他叹了口气,剥开包装将糖放进嘴里,淡淡的甜味充斥在整个鼻腔,因为干涩而有些发痛的喉咙也舒缓下来。喻文州大概明白了为什么那男生要给他润喉糖,也许仅仅只是因为他一句无心的“能有东西润润嗓子就好了”的话语。

下次见面了一定要好好道谢。

将糖纸压平放进口袋,喻文州心情莫名地好。



3.

原本以为校园偌大,碰个面很难,却不想一星期之后,两人于学校画室又再次见面了。


“诶,”喻文州压低声音,悄悄地问道,“这什么情况?”

“听说今天要来的模特感冒了。”一旁的女生也同样轻声地说,“所以他拜托了他的同学帮忙。怎么,你认识这个人?”

“也说不上是认识……”喻文州呢喃道,“只是有过一面之缘而已。”

在画室正中央坐着的,便是那日被喻文州喊住帮忙的男生。此时他正代替着那位感冒生病的同学,安安静静地依照老师摆出各种姿势,让底下的社员观摩速写。


身材瘦削,但是比例很好。有点微微驼背,不过这并不影响整体气质。喻文州表面奋笔疾书,内心却一直在偷偷地打量着那男生。

衣服整理地很干净,领口平整没有褶皱。嘴角略微下垂,眼睛是一大一小的,但并不会让人觉得奇怪。也许是因为第一次当模特,时间一久,他的眼睛便开始半阖着。偶尔还会趁着大家不注意,无声地打个哈欠。

就像猫一样。

喻文州默默笑了,在心里给对方贴上了标签。


悠悠半日很快就在画笔下度过。

宣布解散后,喻文州伸了个懒腰。才刚回过神,他就发现那男生理了理衣服,又准备再一次展现凌波微步遁走。

“同学!”喻文州有些着急,还未来得及收拾自己的东西,便走过去拦住了他,“还记得我么?”

“恩……”男生看着喻文州的脸想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般点点头,随后他摸了摸口袋,略带遗憾地说道,“这次没有带润喉糖,不好意思啊。”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喻文州瞬间卡了壳,他消化了好久才说道,“上次的事,我还没向你道谢。”

“不用道谢的。”男生回道。

“那,认识一下总可以吧?”喻文州伸出手,“我叫喻文州,你呢?”

“王杰希,请多指教。”他也同样伸出手,轻轻地握住了喻文州。


接下来的一切都很顺利地按照喻文州的脑内剧本进行着。

他将自己刚画的速写递给王杰希,“我画的你的画像,怎么样?送给你吧。”

“画的还挺不错,”王杰希看着画上的自己笑出了声,“就是看着自己觉得有点别扭。”

“拿着吧。”喻文州说,“我手比较慢,一般都得画很久。今天可是为了你大爆手速多画了一张。”

“既然这样,那我就收下了。”王杰希将画纸收进怀里说道,“谢了。”

“时间也不早了。”喻文州看了看手表说道,“请问……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和你一起吃个晚饭?”



4.

自从那次晚饭之后,双方都互加了联系方式,一来二去久而久之,两人之间的关系倒也亲密了不少。

也是等到熟悉之后,喻文州才明白,王杰希根本只是人很好而已。

不只是那次平白无故帮了自己的忙。平时只要有人向他寻求帮助,一般情况下,王杰希都不会拒绝。

因为答应了一些重要的事情,他有时候就会变得很忙。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原因,喻文州每天每天都不厌其烦地换着花样约王杰希。

用得最多的理由是吃饭,偶尔是看电影,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便用只是想出去走走来当做借口。

而王杰希每次都会答应。只要是喻文州的请求,他从没有拒绝过。

圣诞节、情人节,他们都在一起。

喻文州有很多朋友,但实际上他却喜欢一个人独处。只是奇怪的是,和王杰希一起,明明是两个人,过得却比一个人还要自在轻松得多。

当喻文州意识到这一点时,他才发现,这大概就是恋爱了。

只是王杰希对谁都是一样的好,喻文州也没法确定自己在他心里的分量。


就比如现在。

因为急刹车,身边的姑娘没拉住吊环,一个趔趄快要倒在地上。王杰希动作迅速,伸手轻轻将她抓住,然后把她拉到自己身边站稳。

“没事吧?”他问。

“没事,谢谢。”姑娘小声回道,偷瞄着王杰希,羞红了脸。

喻文州心情很糟糕。

知道你人好,但是像这样随意散发荷尔蒙,就是你的不对了。先记在账上,以后可是要你还回来的。

而另一边王杰希抓着吊环,毫无自知。

衬衫衣摆较短,王杰希用手伸着便露出了一截白皙的侧腰,可本人仍是没有注意,依旧看着窗外发呆。

这大好风光不能让别人看了去。喻文州忍不下去,走过去将他的衣摆拉下。由于一松手又会恢复原状,他只能拽着王杰希的衣摆跟着车子摇晃。

“文州,怎么了?”注意到他的小动作,王杰希问道。

“我也站不稳,得要杰希扶着才行啊。”喻文州演技浮夸地叹了口气,装作无辜地说道。

王杰希迟疑了几秒,然后伸出右手扶住喻文州的肩。

“这样就行了吧?”他问。

角色完全搞反了,喻文州想,但也没关系。

礼尚往来,他也有模有样地伸手搂住王杰希的腰,将他往自己身边带了带。



5.

从始至终知道喻文州喜欢王杰希的,也就只有黄少天一个人。


“怎么样,文州?”黄少天邀功似的凑到他面前,“我这方法你觉得有效么?”

喻文州表情纠结地看着黄少天给他的知乎页面,“少天,你确定这样做符合我的性格?”

“这上面都说了,想要追求一个人,首先就得无赖。”黄少天指着其中一条道,“你就耍赖粘着他,多出现在他面前,保准能见成效。”

“那我问你,”喻文州说,“你用这方法追到你暗恋的人了么?”

“没。”听到这话,黄少天一下子就焉儿了,过了会儿他又问,“你提这个干嘛!”

“既然你都没有追到,那我为何还要采用?”

很好,喻文州说的很有道理,黄少天拧着眉毛沉思了半天,也找不到能够反驳的话。


这事儿也急不了。

喻文州想,虽然自己也很想尽快和王杰希表白,但如果接下去的这一天、这一个星期、这一个月,他们仍在一起,积少成多,就是一辈子的事了。


天色渐晚,黄昏渐近。

喻文州拿出手机想约王杰希去吃个饭,打开却看到屏幕上明晃晃的一条短信,来信人:王杰希。

“江湖救急。吾有一卡,不慎丢失,复而寻觅之,不得。人生世事难料,望吾友略尽绵薄之力。”

哎……这个人。喻文州有些哭笑不得。

“杰希,你饭卡丢了?”他开门见山地问道。

“是啊,怎么也找不到。”

“十分钟,楼下见,我带你去吃晚饭。”

“好,多谢。”

还是这么客气,喻文州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快速地套上一双拖鞋便下楼了。


又是一年春分时节,草长莺飞。

王杰希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站在宿舍楼外的杏花树下等喻文州。

三月杏花压枝头。偶尔有风吹过,带落几片花瓣沾在王杰希的发梢上和肩膀处。

地上一层粉白的落花随着风低低地旋转着,听到有脚步声接近,王杰希抬起头,对喻文州露出一个微笑。

“文州,等你好久了。”

为什么要露出这么高兴的表情呢?喻文州想,要把持住啊,不能心急,再等等,再等几个月就表白。

周遭喧哗吵闹,人来人往。他却唯独只能听见王杰希的呼吸声,怦然心动。

“走吧,杰希,吃饭去。”

喻文州故作镇定,凑过去轻轻吹落王杰希发梢的花瓣。


只是此时的他尚未得知,距离他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的表白还有3个小时26分07秒。



6.

同样他也不知道的是,距离王杰希答应他的表白还有3个小时26分17秒。


评论(24)
热度(326)

© 王老吴 | Powered by LOFTER